沙發床傢俱

關於部落格
新屋裝潢
  • 8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劉建武:湖南由農業大省向經濟大省跨越

  湖南自古以來就是國家重要的糧倉,素有“湖廣熟、天下足”的美譽。建國以後,湖南按照國家發展戰略要求,始終將農業作為永不貶值的“黃金”產業來經營,成為我國重要的農業大省。改革開放後,在繼續鞏固農業基礎性地位的同時,湖南順應時代發展要求,不斷推進新型工業化、新型城鎮化和信息化建設,成功實現由農業大省向經濟大省的跨越。   一、何謂經濟大省   儘管“經濟大省”這一詞語在許多學術研究成果和政府文件中屢見不鮮,但是對於該詞的定義和評價標準卻無統一認識。從字面上看,經濟大省可以理解為一定時期內經濟實力較強、在全國經濟中占重要地位的省份。儘管這種定義存在語義模糊的問題,但從該定義出發,可以確定評判經濟大省的一個維度,即經濟總量維度。毋庸置疑,作為一個經濟大省,其經濟總量規模在全國各省與直轄市中應處於先進行列,其經濟總量的變化對全國經濟的發展具有重要影響。評價經濟總量有很多標準可以選擇,從簡單實用原則出發,經濟總量維度可以用地區生產總值及其在國內生產總值中的份額指標來評價。   顯然,經濟總量維度只能靜態地反映經濟體在一定時期內的規模水平,如果要全面準確把握一個現代經濟體的發展能力和演進趨勢,需要深入到經濟結構上來考察。因為如果沒有結構轉變,持續的經濟增長將不可能實現(Kuznets,1966)。從這個意義上而言,經濟結構在很大程度上反應了經濟增長的可持續性。近期的實證研究也表明,發展中國家增長差異的大部分可以歸因於結構轉變對總體勞動生產率的貢獻(McMillanandRodrik,2011)。這一結論也適用於土地遼闊、人口眾多的中國省份。因此,經濟結構應成為評判經濟大省的另一個重要維度。在不同的經濟形態和發展階段,經濟結構的評價標準有不同。農業社會的經濟結構主要反映在農業產業內部構成上。工業社會的經濟結構則可以通過一、二、三產業之間及各產業內部結構的關係來反映。對於正處在工業化發展中期階段的國家而言,其各省工業實力的強弱是衡量其經濟地位的重要尺度。因此,在現階段,經濟大省的結構評價可以通過三次產業結構、工業增加值等指標來衡量。   當前,有質量的增長已經成為各國共識。有質量的增長理念認為,經濟增長不能只關註生產效率和物質財富的數量增長,還必須關註經濟增長給人們帶來的福利、增長的後果和前景。遵循這一理念,本文確定將經濟質量作為評價經濟大省的一個重要維度。這一維度既反映經濟發展的效率和效益,又反映經濟發展的包容性和資源環境的可持續性。通俗而言,評價一個有質量的經濟大省,一方面要看其經濟資源的投入產出比,另一方面要看其經濟增長成果是否為大眾公平合理地分享,其是否擁有天藍地綠、氣凈水清的自然生態環境。鑒於此,本文采用產業運行效率、科學技術進步貢獻水平、收入差距狀況和資源環境發展水平等指標來評價經濟大省的經濟質量。   二、湖南已實現由農業大省向經濟大省的跨越   確定了經濟大省的評價維度和指標後,就可以對湖南的經濟發展水平進行比較全面系統的評估。結果表明,湖南已經實現由農業大省向經濟大省的跨越。   (一)經濟總量躍居全國前十,經濟份額穩步提高   建國以來,湖南地區生產總值處於快速上升趨勢。1958年全省地區生產總值突破50億元,1972年突破100億元,1993年突破1000億元,2004年突破5000億元,2008年經濟總量跨入“萬億元俱樂部”。自2009年起,湖南地區生產總值一直位於全國十強,2012年全省地區生產總值突破兩萬億元。2013年全省地區生產總值達到2.45萬億元,較上年增長10.1%,增速高於全國水平2.4個百分點,較1952年增長880倍,高於全國增長837倍的水平。2003年,湖南GDP占全國GDP的比重為3.41%,是1952年以來的最低值。此後,湖南經濟在平穩較快發展中步入“快車道”,占全國GDP的比重持續提升,到2013年達到4.31%。省會長沙2013年人均GDP突破10萬元,在全國35個直轄市、省會城市和副省級沿海開放城市中排名第五,僅次於深圳、廣州、大連和天津市。   (二)經濟結構不斷優化,興工強省取得新跨越   由於享有得天獨厚的自然條件,湖南歷來就是我國的農業大省。1950和1960年代,除特殊年份,湖南第一產業占GDP的比重一直未低於50%。隨著“三線建設”的深入推進,湖南新增企業11105個,奠定了一定的工業基礎。1970年第一產業占GDP比重下降到47.9%,扭轉了農業占絕對主導地位的經濟結構格局。改革開放後,湖南在保持農業穩定發展的基礎上,大力發展第二產業和第三產業。1992年三次產業結構為32.8:34.2:33.0,農業占比首次下降到三分之一以下。此後,第二、三產業的發展明顯提速。2013年三次產業結構調整為12.7:47.0:40.3,對經濟增長的貢獻率分別為3.5%、51.9%和44.6%。2004~2013年,湖南實現工業跨越式發展,工業增加值年均增18.83%,工業增加值躍居全國前十,並且打造出機械、石化、有色、輕工、冶金、建材、電子信息七個千億工業產業,工業強省特征日益明顯。同時,文化旅游、信息等現代服務業特色顯著。2013年湖南文化創意產業實現增加值1350億元,穩居全國文化產業發展前十強,也是全國五個文化產業增加值占GDP比重超過5%的省份之一。電視湘軍、出版湘軍在全國形成突出的品牌效應。   (三)經濟質量持續提升,高效綠色發展模式逐步形成   作為丘陵山地比重較高的省份,湖南不僅實現連續十三年耕地占補平衡和糧食總產“十年增”,而且機械化水平和產業化水平快速提升。2013年全省水稻生產綜合機械化水平達62.3%,糧油加工及物流產業和食品加工業增加值均已突破千億元,農業提質增效成績斐然。工業規模化、信息化、綠色化水平也不斷提升。2013年湖南工業運行質量位居全國第九,中部第一,規模以上工業企業實現利潤1585.1億元,是2005年的8.42倍,其中高新技術產業增加值占地區生產總值的比重達16.3%,增速比GDP增速高11.3個百分點。全社會綜合科技創新能力連續兩年進入全國前十,科技進步貢獻率穩定在52%以上。與此同時,綠色發展模式加快形成。“十一五”期間萬元GDP能耗累計下降20.4%,降幅高於全國水平。2013年,萬元規模工業綜合能耗0.84噸標準煤,比2011年下降25.6%。湘江、洞庭湖的環境治理工作也取得顯著成效。在經濟快速增長的過程中,均衡增長和包容增長模式逐步建立。湘西、湘南兩個相對落後地區的開發上升為國家發展戰略。2013年湖南城鄉居民收入比為2.80:1,低於同期全國3.03:1的平均水平,並且在全國城鄉居民收入差距逐步擴大的情況下實現了城鄉居民收入差距的縮小。   三、湖南由農業大省向經濟大省跨越的啟示   在短短的幾十年中,湖南實現了由傳統農業大省向現代經濟大省的跨越,這給了我們哪些啟示?   (一)堅持以新型工業化為核心,不斷創新發展戰略   當今社會,思路決定出路,戰略決定成敗。要實現由農業大省向經濟大省的跨越,關鍵在於緊抓新型工業化這個龍頭,審時度勢,不斷創新發展戰略和思路。為此,湖南在“富民強省”的戰略目標指引下,根據國內外形勢和自身條件的變化,圍繞新型工業化這一核心,不斷創新並實施了一系列發展戰略。   改革開放以來,湖南在發展戰略上一直堅持興工強農,強調以工業化帶動城鎮化和農業現代化。尤其是進入新世紀,面對快速變化的國內外環境,湖南因勢而變,開展了一系列戰略創新。2009年,湖南提出“一化三基”戰略,明確走新型工業化道路,並將基礎設施、基礎產業和基礎工作提升到戰略高度。“一化三基”戰略為湖南快速提升工業競爭力、夯實發展基礎併成功實現“彎道超車”提供了戰略指引。2010年以來,湖南立足新形勢、新要求、新期盼,對發展戰略進行深化和創新,提出“四化兩型”戰略,即通過推進新型工業化、新型城鎮化、農業現代化和信息化,促進發展方式轉變,帶動“兩型”社會建設。“四化兩型”戰略為湖南在新起點上實現科學跨越指明瞭發展方向,確定了發展重點。圍繞“四化兩型”戰略,湖南進一步明確了“五個發展”的總思路,將轉型發展、創新發展、統籌發展、可持續發展、和諧安全發展作為實現“富民強省”的發展路徑,並通過“五個發展”實現經濟總量、人均均量和運行質量“三量齊升”,加快推進了全面小康社會和“兩型社會”建設,為農業大省向經濟大省的成功跨越提供了新的戰略支撐。   (二)堅持以體制機制創新為重點,不斷深化改革開放   實踐證明,改革開放是我國經濟快速發展的重要驅動力。湖南實現由農業大省向經濟大省的跨越,最關鍵就在於緊緊抓住了改革開放這一主線。通過改革創新,改變了計劃經濟時代農業大省的封閉模式,激發了市場主體活力和全社會創造力。通過擴大開放,集聚了更多的要素資源,為農業大省向工業強省、經濟大省的跨越發展提供了外部動力。   在改革方面,湖南堅持以市場化為基本取向推進經濟領域改革,在農業農村、國有企業、國資監管、財稅金融等重點領域和關鍵環節的改革取得一系列成效。同時,堅持行政管理改革、社會管理創新與經濟改革並重,完善了科學發展的幹部考核評價機制,全面推進了省直管縣財政體制改革,加強了基層社會管理體制改革。在開放方面,湖南堅持對內對外開放並舉,不斷拓展省部、省際、省企合作,積极參与泛珠三角和中部地區合作,主動融入長江經濟帶,大力推進“引進來”和“走出去”戰略,探索出一條內陸地區發展開放型經濟的新路子。黨的“十八大”以後,湖南實施更加積極主動的開放崛起戰略,堅持練好內功,借好外力。全省對外開放工作正在由規模擴張為主向擴大規模與提高開放質量並重轉變,招商引資開始從單純的引資到擇優選技轉變,全方位、多層次、寬領域的開放格局逐步形成。   (三)堅持以統籌協調為方法,不斷推進全面小康社會建設   由農業大省向經濟大省的跨越,不是某一個地區或某幾個城市的快速發展,它要求以全面小康為目標,實現區域協調發展和城鄉統籌發展,不斷縮小地區差距、城鄉差距、階層差距和行業差距。從“一點一線”到長株潭城市群和“3+5”城市群,再到“四大板塊”,湖南區域發展戰略的演變反映了統籌協調的發展觀。   “四大板塊”的建設,進一步增強了長株潭的兩型示範作用和核心增長極作用,長株潭城市群逐步成為輻射帶動全省經濟社會發展的動力源;夯實了大湘南地區產業跨越發展的平臺;培育了大湘西地區發展致富的內生動力;激發了洞庭湖生態經濟區現代農業、綠色經濟和現代物流業的發展新活力。在推進長株潭城市群和“3+5”城市群建設的同時,湖南重點建設了一批綜合配套功能較強、吸納農村人口較多的中小城鎮。由此,以長株潭城市群為依托,中小城市和中心城鎮協調發展的新型城市體系以及以工促農、以城帶鄉的全面協調發展局面初步形成。   (四)堅持以湖南精神為支撐,不斷凝聚發展正能量   夢想引領方向,精神凝聚力量。由農業大省向經濟大省跨越的征途中充滿了艱難險阻,如果沒有強大的精神力量作支撐,科學跨越、富民強省的夢想就難以實現。   自古以來,“敢為人先、敢於擔當”的湖湘精神激勵著一代又一代的湖湘子弟在追求夢想的徵程中不懈奮鬥,在中國曆史上,尤其在中國近現代史上譜寫了壯麗的篇章。黨的十八大後,湖南在科學繼承湖湘精神的基礎上,正式提出了“忠誠、擔當、求是、圖強”的湖南精神。湖南精神的弘揚,不僅極大地提升了湖南人的精氣神,而且通過湖南精神在各個領域的具體化制度建設和主題活動,在全社會營造了風清氣正、真抓實幹、積極進取、奮勇攻堅的發展氛圍,極大地凝聚了跨越發展的正能量。特別是,在黨的群眾路線教育實踐活動中,湖南省委根據中央“八項規定”,制定了“約法九章”,採取切實措施加大落實力度;倡導“五個堅持”,在全省深入開展“轉作風、解難題、抓關鍵、見實效”主題活動,創造了千方百計謀發展、齊心協力促跨越的生動局面。正是在這樣一種精神的感召下,湖南人砥礪奮進,成功實現由農業大省向經濟大省的跨越;也正是這種精神,激勵著湖南人再接再厲,向著經濟強省的偉大目標奮勇前行。   (作者系湖南省社會科學院院長、教授、博士生導師)      (掃一掃,更多精彩內容!)  (原標題:劉建武:湖南由農業大省向經濟大省跨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